驻扎在B站的年轻人:玩鬼畜或圈地自萌,开始影

汽车大全

痒局长说话时前后鼻音不分,略带喜感的扬州口音已成为他特有的标志之一。在网络上他不仅口若悬河,而且总能恰到好处地控制语调的抑扬顿挫,但在现实中交流的时候他说话不时会若有所思,停顿一会再继续。而他投稿的鬼畜视频,也像他的ID和扬州口音一样无厘头。

“鬼畜”这个词源自日语,原意指像魔鬼畜牲一样残酷无情。后来被二次元用户代指声音和画面高度同步、快速重复的影像素材。重复使它形同“抽搐”,并达到洗脑或喜感效果。

痒局长高中的同桌喜欢韩国偶像团体“少女时代”,每天都哼着她们的单曲MV《Gee》写作业,以至于高中毕业好几年后,痒局长脑内还是时不时自动回放着这首歌。

后来,痒局长用地方台肥料金坷垃的广告词对这首歌进行了改编,美其名曰《坷垃时代》。“开头的那几句英文调到我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实在太难了。”

这个点击量超过170万的《坷拉时代》后来被痒局长挂到了自己B站的个人主页,作为代表作。

有人在痒局长的《坷拉时代》里发送类似“放我出去”、“洗脑循环”、“根本停不下来”之类的弹幕,每段成功的鬼畜视频,都有着一种让人不禁“抖腿”迪厅音乐般的节奏感,让人如同被洗脑一般不断的循环播放,这被称为“有毒”。

曾有研究显示,为“打发时间”看动漫的青少年占总调查人数(1415人)的90.1%。(参见: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2015年课题《青少年网络流行文化研究》)有调查显示,在B站,鬼畜与日剧、动画并列为用户的三大偏好。

痒局长认为鬼畜视频之所以受欢迎,除了“有毒”,还因为“那种越是不知道要干嘛又不想关电脑的时候,就越是会停不下来的看鬼畜。”

鬼畜虽然最开始是一种小众的视频类型,但也常常使用当下热点作为素材。痒局长就鬼畜过当时红极一时的“蓝瘦香菇哥”,他投稿的《情深深蓝瘦瘦》高达90多万的点击。

他自称高中时就想成为电影导演,有时会在鬼畜视频中埋下一些自以为有趣的细节,算是在里面“实现一些创意”。

宅之路

痒局长读大二的时候,被自己暗暗心仪的一个女生推荐了B站,他感到自己一下子就被击中了。“我觉得这个好有趣啊!”

 

泓毕业演出的视频截图。图片来源:B站

为了培养和这个女生的共同语言,本科是暖通专业、对视频和音频制作软件完全零基础的痒局长开始自己动手做鬼畜视频,“总之就是一边做一边学吧。”

痒局长在学校宿舍的电脑前一坐就是七八个小时,在满屏上下跳跃的音高曲线、时长不一的音轨、密密麻麻的参数间寻找最精准的音调和笑点,这项工作需要大量的耐心和精力。但他觉得做鬼畜和玩游戏差不多,做的过程中最令人开心,做好之后,反而很少再欣赏自己的作品。

虽然依然没能和这个女生在一起,他最后却成了鬼畜区的“四大欠王”。 “越做鬼畜越不会出门,越不会出门就越交不到女朋友。所以说,做鬼畜是追不到妹子的。”痒局长自嘲道。

“我是听着11区(指日本)的动漫音乐长大的,第一次接触到电子琴的时候,脑子里就有了作曲的念头。”毫无乐理知识的泓,是在日语系念大二的时候,被朋友“安利”了一款名叫“水果”的电子作曲软件,软件简明易用,可以模拟任何乐器的演奏。

泓虽然不懂乐理,但却有着一双好耳朵,“我能够很清楚的判断出一首曲子里用的是什么乐器,哪种和弦,一听就大概知道曲谱是什么样的。”

光有作曲的工具和音乐的天分还不够,“我身边没有一个会谱曲的人。”泓开始上一个二次元音乐论坛,在这个论坛上,会发布各种音乐教程,也能将自己的音乐作品发布上来,泓因而创作了自己的第一首曲子——由电子歌姬初音未来所演唱的一首日文歌曲。

因为作曲的天分,泓被家人送去日本一所学校念了映画编曲,日本著名作曲家井川宪次则是泓的老校友老前辈了,而日语成为他在日本学习生活的工具。26岁的他,第一次站在一支真正的管弦乐队而非电脑屏幕面前,指挥他们演奏由泓自己创作的毕业作品。

指挥的时候,泓拼命憋住,让自己不要笑场,紧张得除了手臂之外全身僵硬。“毕竟可能是人生有且仅有一次的体验呀。”犹豫再三,他还是将毕业演出的视频传上了B站。

B站的官方数据显示,该站拥有超过100万个活跃的创作者。每天有超过1000个像泓这样的原创音乐或歌曲投稿,有超过1万个用户自制和原创的视频通过审核。

泓会为了学习作曲而在论坛泡上上百个小时,网络使像他这样非专业出身、但有强烈创作欲望的年轻人,更容易获取到创作的工具和教程。

Copyright © 2014-2019 威尼斯人开户_威尼斯人注册官网 版权所有    ICP备********号